最新动态

聚焦两会新提案|细数各地慧灵人的代表们

发布时间:2019-03-04    浏览量:150

微信图片_20190311092927.jpg


       2019年3月3日,中国正式开启“两会时间”,世界目光再次聚焦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在此大背景下,今年的全国两会意义必然更加重大。


今年两会是党的十九大后的第二次全国两会。开好今年两会,有利于凝聚起13亿多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共同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据不完全统计,有4位慧灵人曾经当选或现任当地人大代表。


慧灵人为什么积极加入人大代表和政协?


他们工作在一线,是残障事业发展的推动者和亲历者,他们十分清楚在发展历程中所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他们凭借自身的服务经历,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以人大代表身份,行使光荣的使命,他们聚焦社会热点,把握发展脉搏,反映残障领域声音,传递人民意愿,围绕残障人士的焦点问题积极建言献策。


各地慧灵人大代表名单:


慧灵创办人孟维娜(曾经当选),1987年通过“自荐”真正被民选为广州市第八届越秀区人大代表。

贵阳慧灵赵新玲现任贵阳市南明区人大代表。

桂林慧灵何乃柱现任广西青联委员桂林市雁山区政协委员。 

青海慧灵葛广勤现任镇人大代表。

……



2019年两会残疾人相关的最新提案有哪些?


孙建博

1.建议重度残疾人提前5年退休


近年来,随着我国国民经济和残疾人事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残疾人在政府帮助和自身努力下成功实现就业,圆了就业梦。但是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规定,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残疾人与健全人一样,须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才可领取全额养老金。


但由于残疾人本来工龄就短,而且缴纳养老保险的基数也低,很多残疾人都是在家庭条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缴纳保险金的,所以许多残疾人即使能够提前办理退休,也只能拿到部分养老金,有的甚至达不到低保水平。为此,全社会对于残疾人提前退休后拿到全额退休金的呼声越来越高。


“拥有固定的生活保障,不仅关乎残疾人家庭的和谐安定,也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让残疾职工提前退休并能拿到全额的退休金既符合以人为本的社会价值取向,又能体现党和政府对广大残疾人兄弟姐妹的体恤与关心。


为此,孙建博建议:劳动人事部门在进一步调研的基础上,尽快出台相关法规,参照残疾人的残疾级别、程度、年龄和社保缴费状况,让残疾人提前5年退休并领取全额退休金,以体现政府对残疾人的关爱,让残疾职工及其家人能充分享受和谐社会带来的幸福。


2.建议建立重度精神、智力残疾人终身照料制度

我国把视力、听力、言语、肢体、智力和精神残疾中的一级、二级界定为重度残疾,其中重度精神、智力残疾人因其失去心智,必须有专人照料。

为此,2015年11月,中央召开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党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按照精准扶贫的要求,要加强残疾人康复托养机构和队伍建设,全面建立包括重度精神、智力残疾人在内的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

将重度精神、智力残疾人交予相应的服务机构,进行集中照料。不仅可以为解决重度残疾人家庭贫困,减轻照料负担,也完全符合国家政策和社会发展趋势。实现了从以前的“照看一个人,拖累一群人”向现在的“托养一个人,解放一家人”的有效转变。

在此基础之上,孙建博建议:继续完善重度精神、智力残疾人的托养日间照料制度。通过加大政府投资,在托养机构建设中形成各级联动,并尽快建立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通过合理的发展,形成政策长效化,服务专业化,机构网络化,管理规范化,方式多样化的服务模式。

例如,顺德、定海等地建立的精神残疾人托养中心,通过专业的心理康复、社交训练、就业技能培训等,使精神、智力残疾人得到了科学有效的照料。同时,实行托养、训练、就业一条龙服务,以政府为主导,多方筹措资金,解决机构托养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

3.建议无需单独立户也可享受低保

随着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不断规范和完善,生活困难的残疾人家庭得到了一定的救助。国家采取系列减贫行动,一方面通过就业支持和生产扶贫,帮助残疾人脱贫解困;另一方面,近十几年来,全国各地先后从城市到农村建立起来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并实施新的农村五保和城市三无人员救助办法,对贫困残疾人实施托底保障。

不过,由于残疾人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其参与社会生活和社会竞争的能力较弱,残疾人的生活水平与社会平均生活水平还有一定的差距。目前我国实行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不是按照年龄和残疾程度等人口学方面的标准制定的,而是按照家庭成员人均收入是否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来提供最低生活保障金的。

“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毕竟是针对解决贫困问题而不是残疾问题设计的,这一制度在执行过程中也暴露出了许多问题。比如,以家庭为保障单位的话,没有考虑残疾人家庭结构的特殊性。特别是一部分成年重度残疾人因其需要家庭监护无法个人立户并自成保障单位,虽然个人没有任何收入,却不能纳入保障范围。”孙建博表示,该项制度中,在针对智力残疾人、精神残疾人和其他重度残疾人的执行中存在一定的盲点。

为此,他建议:重度残疾人无需单独立户也可享受低保。具体而言,首先,要按照重点保障和特别扶助、一般性制度安排与专项制度安排相结合的原则,生活困难、靠家庭供养且无法单独立户的成年无业重度残疾人,经个人申请,可按照单人户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围。

其次,对低保边缘残疾人家庭以及获得最低生活保障后生活仍有困难的残疾人,特别是重度残疾、一户多残、老残同户等特殊困难家庭,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采取必要措施给予生活保障。最后,对于没有低保的人群,推行重度残疾人城乡职工养老保险,政府缴60%,个人缴40%,累计缴保15年。

身为重度残疾人,孙建博更加了解残疾人的疾苦。除此之外,孙建博针对残疾人的建议还涉及《关于残疾人优先选择经济适用房或廉租房的建议》《关于残疾人持证乘坐动车、高铁享受半价优惠的建议》《关于给每一位有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安排就业岗位的建议》以及《关于进一步完善残疾人无障碍出行优惠政策的建议》等多方面内容。

刘岩

一如既往关注教育和残疾人问题

我是北京舞蹈学院老师,所以就很注重精神文化方面的一种需求。我们说精准扶贫,北京市做得非常好的,我们看到很多物资去到了那些贫困户,让他们的物质生活的确得到了改善。而对于身体有障碍的残疾人朋友,不光是要在物质上得到保障,我特别呼吁大家一起持续关注他们的幸福指数。

王连洁

建设残疾人精准就业平台

1月13日,北京市政协委员分组讨论政协工作报告和提案工作报告。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保护知识产权举报投诉服务中心主任王连洁建议,发挥首都科技优势,建设残疾人精准就业平台,残疾人可以在家就业,实现网上远程就业。

付俊霞

精准帮扶贫困残疾人

两会召开在即,付俊霞忙得脚不沾地,她一边为对接企业帮扶残疾人就业创业努力,一边为今年新提案“精准帮扶贫困残疾人脱贫”在残疾人家庭中调研走访。“我发现许多残疾人群体住房条件差,想申请公租房。希望推动残疾人硬件条件建设,让残疾人群体也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依。”付俊霞说。

侯怀奇

为贫困残疾人量身定做培训课程

他认为,对贫困残疾人要加强就业技术指导,做到授贫困残疾人以“渔”。要充分发挥残疾人培训基地功能,将残疾人职业培训纳入社会职业技能开发与培训总体规划。针对一些有脱贫意愿的残疾人,在培训时,政府要设置一些适应大多数残疾人就业创业的“特色专业”课程,如推拿按摩等。

袁家勤

16岁-60岁之间的重度残疾人需要更多关注

6岁及以下的孩子应该会在学校就读,60岁及以上的老人可以住到养老院,但16岁以上、60岁以下的重残人士在社会上缺乏照料,就业也有一定的困难,需要政府的帮助。此外,她也建议政府把失独家庭的保障加入对失智失能等特殊群体的保障行列,希望为他们托底,使他们都能享受到社会的阳光

洪爱敏

残疾人托养项目应纳入民生工程

加强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建设,是残疾人及其家属的迫切期望。洪爱敏建议,应将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建设纳入全省社会事业发展规划,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逐步建立市、县(市、区)、乡(镇)三级托养服务体系。同时,建议参照残疾儿童康复项目纳入政府民生工程帮扶系列,或比照民政部门扶持养老机构按床位补贴政策予以机构建设或租赁资金支持。

她认为,加大对重度残疾人托养机构建设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扶持,是补齐短板的有效手段。政府可采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对托养机构定期实际托养的残疾人数给予运营补助经费,同时,支持各类公益机构、民营资本进入残疾人托养机构服务领域。

李春生

呼吁企业关注残疾人的工作价值,有些岗位他们能做得更好

李春生呼吁,正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关注特殊教育,企业也应该体现社会责任,让更多残疾人拥有就业机会,其实有些工作残疾人能做得更好,我们要发现他们的价值。